热点滚动 :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家政策 >

分析国际经济形势

  秒速赛车[摘 要] 国际经济和中国经济的趋势可能是下行;全球金融危机尚未结束,存在演化为多方面危机的可能;我国明年经济形势判断与宏观政策选择,在宏观调控上要保持政策的稳定性、持续性、预见性,增强政策的及时性、针对性、有效性,更加注重透明性、创新性,确保宏观调控预期目标的实现。经济下行阶段,寻找新的增长点是保持经济稳定、可持续增长的重要支撑力量:在应对气候变化的技术和产业上做文章;以基础设施建设寻求增长点的突破;深化改革,以改革促增长。

  国际货币基金2015年10月发布的最新《世界经济报告》预计,全球经济增长今年和明年分别为3.1%和3.6%,分别低于7月预测数据的0.2%,4月预测今年增长3.5%,一年前他们预测2015年全球经济增长是3.9%,预测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达到6.6%,现在下降到4.0%,这说明世界经济增长趋势在下行之中,乐观的估计在被持续下调,2016年可能也不例外。

  分析国际经济形势,大体看两个国家和两类国家。两个国家是指美国和中国。美国不仅贸易对全球经济影响巨大,金融和资本流动政策、尤其是产业创新对全球影响巨大、长远,目前美国经济并未完全走出危机,全球对美国高新技术产品的需求有限,中国需要的技术、设备美国不给,无法扩大双边贸易规模,美国经济走向高增长不容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今年以来也在下调美国经济增长率。

  中国经济占全球比重已经达到13.5%,贸易占12.5%,贸易规模已经成为全球第一,是全球实体经济增长的第一推动力,尤其是中国的进口能力对全球经济增长至关重要。模仿、学习发达国家的创新和自我创新能力决定了中国经济的远行程度和可持续性。总体来说,中国的实体经济尤其是传统制造业发展已经处于极限或顶峰,产能和供给趋向绝对过剩。以铁矿石为例,2014年全球铁矿石产量32.2亿吨,其中中国生产15亿吨,进口9.33亿吨,中国占全球需求量75.5%,2014年中国铁矿石需求比2000年增加213954万吨,期间全球产量增加21.60亿吨,中国消费增加占全球需求增加的99.05%,占生铁增加量的93.54%,粗钢增量的86%,2005-2014年中国石油消费需求增量占全球增量的69.5%。因此,一旦中国需求下降,全球价格和贸易增长就会下降。目前,这一趋势不会发生根本转变。

  更重要的是美国和中国经济的基数越来越大,年度之间保持同样增长率的绝对规模加大,速度规律的作用在逐渐发挥作用,经济加速比较艰难。

  两类国家指能源、资源供给和需求国或制造业大国。本轮全球经济繁荣因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对资源、能源需求持续扩大,大力发展中低端制造业和扩大国际贸易而起,衰退也因新兴经济体因素而生。中国创造了一个历史奇迹,成为全球最大的产能国,最大的制造国,生产的产品超过了以前各国产品风靡全球的影响,它是大市场向小市场的销售,一旦走向顶峰、过剩,与以往的任何过剩不同,是大市场对小市场的过剩,是绝对过剩,至少是阶段性绝对过剩,它不仅是制造业的能力和产品供给过剩,也意味着追随制造业的能源和资源开采、投资和产能过剩,这是全球经济周期的调整。

  这两类国家的产能和供给过剩,导致全球市场竞争,不仅制造业产品价格下跌,资源能源价格也下跌,而且资源能源价格已经腰斩。这其实也是全球产品价格体系和价格结构的重新调整,即过去高价格、上涨幅度大的产品价格下跌,低价格、上涨幅度小、需求增加的产品价格将大幅度上涨,它是财富在资源、能源供求国家和制造业、贸易国家之间重新分配,在不同产品企业之间重新分配,这种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价格体系和价格结构调整、财富重新分配调整,其周期比一个国家内部的时间长,短期不会带来经济增长的明显变化,更多可能是下行,除非找到了新的增长点,而且新增长的部分占经济比重要接近和趋向接近传统经济的比重。

  历史的经验表明,绝大部分制造业国家的产能过剩输出不是转移,而是再造,包括中低端和中高端,最终在国外市场形成与国内市场的竞争,增加全球产能。尤其是美国、欧洲的投资环境好于中国,中国可能走向美国、欧洲、日本等发达国家去发展,从而形成新的发展和竞争格局,这个格局意味着未来阶段内,产能降继续增加,价格竞争将无法避免。

  本轮繁荣也是因为亚洲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进行了新的分工,亚洲等新兴市场经济体发展中低端制造业和扩大贸易,欧美等发达国家发展中高端制造业和虚拟经济,而危机以来,这个分工消失了,主要发达国家开始注重发展实体经济,扩大贸易规模,全球进入了实体经济重新竞争的时代,发达国家可能重新夺回部分市场,并与中国进行竞争和市场的竞争,中国出口面临继续下降的压力,并对全球带来压力。

  目前,中国经济正在进行提质升效的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