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滚动 :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家政策 >

您先打一下分

  余先生弄得我们很紧张,从站在台上第一分钟开始就说我的时间只剩下五分钟了,底下的主办方都吓坏了,这是要干什么呀?后来还好,终于讲了35分钟,而且我们觉得时间还很短,网易基本上已经能从刚才的演说当中作出好几个标题来了:

  第一个标题就是吸引人的,叫“中国房地产:疯了”;第二个标题“中国的地方政府:不还钱(可能准备)”,而且我发现余永定先生是一个讲恐怖小说的大师,他特别镇定的向我们讲了最后一个标题党的故事,“中国没事:还有一两口气可以喘”。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给我们带来这么大的震撼,但不管怎么说,我觉得今天我们是从这当中去发现好多线索,只有一点我们不同意,而且严重不同意,我们认为在中国应该多一点儿50×25的游泳池,您说呢?我觉得多一点儿游泳池还是很好的,或多一些足球场都可以。

  下面邀请六位嘉宾上台进行我们今天第一阶段的论坛讨论,从宏观,从开局和破局为大家来奉献自己思想的火花,邀请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名誉会长高尚全先生,邀请高老,欢迎!

  恐怕第一个问题需要从今天的开局和破局开始,从高尚全先生先来做一个评判吧,如果我们评判,从去年年底换届之后到现在为止的时间节点我们算作开局的话,这个开局您怎么评价?您给打多少分?正好网易他们也做了一个经济学家信心指数的调查,不知道您刚才是否听到。可以吗?

  85分?不许说脏字啊,说什么呢你们?是85分,我们记住一下。谢谢高尚全先生,非常感谢。

  我还得感谢邱晓华先生,还得感谢胡祖六先生,你们两个的出现避免我成为台上唯一穿着西装的人,邱先生,您评价一下,也给打个分吧。

  平稳我想是今天新政带来的一个最大的变化,应该说经济运行总体上还是平稳的的,有惊无险,偶尔出现一个钱荒,但很快市场又趋于平稳,市场物价也还是比较平稳,整个民生也是比较平稳,所以平稳应该说是今年上半年总的基调。

  对政府不好怎么评价,但是我觉得,从“平稳”两个字后面应当能够告诉我们,在如此复杂多变的国际国内环境下,中国这么一个大的经济体还能够保持这样一个平稳的发展态势,来之不易,所以从来之不易反推,政府的表现应当是好的。

  90分?好。你们听到90分都这种反应啊?90分是不是应该有90分的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啊?要不就鼓鼓掌,还是你们没理解90分的意义?许先生,您先说打分吧,我对这特感兴趣,您先打一下分。

  我可能分挺高的,我也打90分以上,我有理由,我觉得今年经济出现下滑的趋势,但是政府没有采取像2008、2009,差不多2011、2010年那时候,马上让央行放流动性,商业银行放贷款,发改委批项目,没有用这个办法,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很不容易的事情,能够在现在的情况,在经济下滑的时候顶得住压力,我觉得这是很不容易的,我觉得这是第一个,因为我们过去几年中这样的办法差不多用了两次,有它的成效,但确实也产生了很多问题,现在的办法我觉得更好一点。

  对。我觉得这一次……咱们说这半年,其实前几个月,实际还是上届国务院主要负责,实际上这届国务院的决策都是在3月份以后,我觉得反映了这段时间决策层在经济上决策的最重要的一个文件,就是前两天政治局的会,关于上半年经济形势分析的会,这个会媒体上公开有报道,虽然内涵很多,但我认为这个报道里面提出了很多我自己认为很符合中国当前实际的情况,这里我讲几个重要的跟过去的变化。

  比如说这次对房地产,没有特别强调要调控,而是要促进房地产业平稳健康发展,我觉得这个提法对我们整个经济的影响是非常重要,非常大的一件事情,原来一说房地产,我们很长时间就是调控,所谓调控,说得具体一点,就是限价限购,限购,房价要怎么控制住,不让房价涨上去;这次政治局开会,消息里面没有再用这样的应对之招,而是用了“促进房地产平稳健康发展”,我觉得后面有很多相应的措施。

  另外还有一个提法我觉得也非常重要,这个提法,我现在看到的一些媒体对政治局会议的反应都没太关注这两个字,有两个字,叫做“释放”,原来我们产能过剩,刚才李部长讲的特别全面,但是我们国家在产能过剩的情况下还采取了一些抑制需求的政策,从逻辑上讲这是不合理的,因为产能过剩应该是增加需求,扩大需求,但是我们有很多政策是抑制需求的,比如说我认为高档住房的限购就是抑制需求的政策,我认为是没有必要的。

  这次用了“释放”两个字,我觉得意味着过去有些需求我们是抑制了,现在把它释放出来,不是说过去就没有,过去有,但是我们的政策上抑制了,现在把它释放出来,用“释放”这两个字是有非常深刻的内涵的,所以我觉得从这几个方面讲,我认为这些虽然看起来都是一些字里行间表述上的不同,当然,要说还有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