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滚动 :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十年课读冀成功

  “十年课读冀成功,夜雨西窗烛影红。棫朴菁莪沾雅化,士林无地不春风。”清代乾隆《陵水县志》中,有好几组“八景诗”和“新八景诗”,这首《顺湖夜读》是“新八景诗”中的一首,作者是曾日景。乾隆戊子年(1768年),他参加顺天府(今北京)乡试中举,成为清代陵水县的第一位举人。曾日景可能是顺湖书院走出去的优秀学子。

  乾隆十八年(1753年),江南长洲(江苏苏州)人氏顾芝赴任陵水知县,目睹当地未有一家书院,慨叹文教难兴,于是率领一众官吏捐款筹建“顺湖书院”,以便教授陵水学子,振兴当地教育。

  从顾芝传世的《建立顺湖书院碑记》可知,他在来琼任职之前,曾在广东的雷州和封州为官达八年之久,每每想到进入清代以来琼州“甲第寥寥,而万、陵尤鄙陋”,心里很是不安,而前朝的丘濬和海瑞风度犹存,尚可追忆,何况陵水明代就有陈初(永乐九年举人)、曾忠(永乐十二年中举)之辈科甲题名,更有廖纪官至吏部尚书,为何至今不再有一人呢?心想“人才不择地而生,地运当有藉而灵”,迫切希望兴盛文教,但一直未能实现。

  顾芝当时还兼任万州知州,1754年,他在今天的万宁扩建了万安书院,万州人士无不欢欣鼓舞,但是顾芝内心却很不安,对幕僚说他的实职是在陵水,“当必使之辉映左右而后快”。

  于是,他和同僚率先捐出廉俸,发动绅士慷慨捐款,在县城东门内兴建顺湖书院。书院于1755年夏天动工,1756年春天落成,总共花费白银约二千两,有讲堂一间、上房五间、大门三间和南北书舍十八间,一切器用毕备。看见的人都说,规模宏大,学子们在里面读书完全足够了。顾芝却说,不是只图壮观,还要延请名师,召集生徒,早晚讲授经典,培养人才,让丘濬、海瑞等先贤的风范长存……

  顾芝之所以将书院命名为“顺湖”,一是因循陵水的古称“顺潮县”(汉武帝时所设),二是想与内地著名的鹅湖书院和白鹿洞书院暗中攀比。尽管书院现已不存,甚至当年他让人镌刻的这座石碑业已无迹可寻,但是,作为地方官,顾芝的一片苦心,天地可鉴。

  书院建成12年后,曾日景考中举人,倘若他曾在顺湖读书,应当是书院的第一位最大的受益者,且与顺湖书院共同成长。

  乾隆二十八年,即1763年,时任县令赵振铎牵头,发动县里的绅士捐银一千一百两,购置产业收租,以解决书院的日常开支经费。按当时陵水县的惯例,一两银钱折价七百文钱,也就是打了七折,因此,赵振铎等人所捐钱款实际超过了一千五百两。

  随着时间推移,由于管理不善,有人侵吞了顺湖书院的资产。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十月,广东保昌县丞瞿云魁升任陵水知县,次年,他便清理书院账务,发现每年收到的租金仅有“五十八千九百四十文”,相当于白银八十余两,而其余的园地也都荒芜。瞿云魁查看书院所有地契后,悉数封存在县衙,核计租金根本无法支付师生们的开支,便带头捐出廉俸,聘请名师前来上课,让学子们得以在书院完成学业,使得“生徒济济,诵读不辍”(《陵水县志·地舆志》瞿云魁《新增八景》)。

  原来,陵水此前的“八景”为“笔锋吐秀”“双女拱峙”“溟涛飞雪”“虚谷传声”“温泉云蒸”“清潭龙伏”“月中甘露”“木墩镇流”,瞿云魁重修《陵水县志》时,发现它们的踪迹大多无法考证,而传闻又都是牵强附会的说法,不足以采信,觉得可惜之余,深感陵水胜景随处可见,便选取了县城周边风景幽雅之处,新增了“八景”,分别是“北楼晓霁”“文塔晴晖”“古社春耕”“顺湖夜读”“山亭望海”“桐港渔灯”“南城晚市”“三昧晨钟”。

  当然,瞿云魁也做了一组“新八景诗”,其中的《顺湖夜读》这般吟咏:“为效鹅湖训,因悬绛帐高。诸生勤讲学,午夜尽焚膏。片刻还宜惜,三余敢惮劳?芸窗期努力,伫看凤池毛。”可以想见当年顺湖书院勤奋向学,珍惜光阴,深夜苦读的场景。

  星移斗转,沧海桑田。位于陵水城内路的顺湖书院旧址,因院舍几乎坍塌,如今已全部拆除,周边以居民楼为主,道路较为窄小。据了解,解放后顺湖书院原址曾是陵城镇城中中学的校区,现作为陵城镇某幼儿园园区。几经变化,被挤在居民生活区中的顺湖书院遗址,依旧保留着书香的气息,仍然是教学用地。

  本文开头提到的曾日景,1768年中举后,当过咸安宫教习,任过河北保定县知县。按照封建社会的惯例,曾日景的祖父曾允俊和父亲曾书因此被“貤赠”为“文林郎”。祖孙三代都是有故事的人,在县志中均有传略。

  曾家祖孙的老家在陵水亮一图,今万宁礼纪镇贡举村一带,后世将村名改为“贡举”,望文生义,先世定是出过贡生和举人。史实正是如此。

  贡生曾允俊天性纯和,一门和睦,其文章人品,更是备受当地读书人推崇,可惜十年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