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滚动 :
当前位置 主页 > 信息动态 >

室内堆满杂物

  这个镇镇区人口近万,是“全国重点小城镇”,但镇上离县城距离遥远,进城车程3小时,这在湖南是少见的。

  半月谈记者夜访镇办公楼时,一名副镇长正埋头整理就业劳务输出的扶贫资料。他家在县城里,妻子在另一乡镇上班,夫妻之间聚少离多,3岁双胞胎孩子,分给双方父母照顾。

  周末如回家,他自驾来回路桥费156元,400余公里车程得花油费200多元;倘若坐班车,来回也要110元,并且班车较少,发车时间不稳定。回家难、成本高,是干部们的共同难题。

  根据相关规定,当地乡镇公务员按照工作时间年限,每月享有200元~500元的补贴。工作年限在十年以下的都是200元,超过十年则每五年一个档次,每档60元。该镇一位副书记在乡镇工作17年,拿到的乡镇补贴是320元。

  该镇党委书记说,扣除保险、公积金等,他现在每个月到手工资4300元左右,外加一年一发的绩效考核奖1万多元。

  担任镇党委书记的他,工作量比同级别、担任非领导职务的镇干部要多得多,但待遇却比他们当中一些人少。据了解,这种差距的直接原因是他的工龄要少一些,间接原因则是乡镇党委书记的待遇里没有相应的岗位津贴。

  对此,其他一些乡镇干部建议,应根据任职的地理位置、服务年限、岗位,对乡镇干部在待遇上适当加大区别对待,以调动基层干部的工作积极性。

  当天晚上,一位年轻干部值守镇办公室值班室。室内堆满杂物,摆着一张值班床铺。在周围狭小的活动半径内,他要守着单位监控和电话,随时接收信息,防范突发情况。他笑说,自己只要在办公室,几乎连轴转,没有片刻休息,晚上加班也是免不了的事。

  工作任务重,人员配备不足,在与半月谈记者交流时,一些镇干部不约而同提到这个难题。有的乡镇干部自嘲说:

  “市里提出六大战役,县里要打七大战役,天天打仗,人马不足,人都快打死了。”

  “我希望能把基层干部招足。”镇党委书记说。这个镇的面积相当于有的地方一个小县,镇干部编制119个,目前在编的只有89个,空缺30个。虽然上面每年会下派一些干部来,但是现有的乡镇干部有的退休,有的考走,两相冲抵,增加不多。

  近两年,这个镇进入城镇建设高峰期,发展迅猛。镇城建办主任羡慕县里有规划局这样的专业机构,镇上就缺乏相应人才。镇政府前些年曾招考过懂工程、设计的人员,但工作不久就走了。

  尽管有很多期盼,但镇干部对工作投入尽职尽责。镇社保专干是一名年轻的女干部,虽然现在是事业编,但她对待工作充满干劲和热情。“现在农村老人居多,很多政策不了解,我需要反复跟他们讲。跟群众接触,态度要好,要有足够的耐心。”

  深山里的小城镇,夜晚异常安静。镇干部分散住在镇政府办公楼和楼旁边的宿舍。半月谈记者见到了已在3个乡镇工作17年、到这个镇工作6年的镇党委副书记。

  他离在县城的家远,无法照顾11岁正在上学的孩子和家中的老人。每月有一个周末他需要留守值班,另外三个周末他尽量赶回家去。

  目前,这样的交流机会,与镇干部的期望值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这导致偏远地区的乡镇干部,有可能长年累月积压在此工作,来自家庭的压力很大,干部们工作多少也缺乏新鲜感。

  镇干部们向半月谈记者反映,年轻人考上公务员后,会有短暂的公务员入职培训,但此后往往再难有培训机会。乡镇领导干部相对普通乡镇干部培训机会略多一些,但也不足。

  “乡镇是锻炼人的地方,乡镇工作苦中有乐。”一位资深乡镇干部的话,在夜访当中引起了不少乡镇干部的共鸣。他们自评认为,在这个镇当干部不容易,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抵得住诱惑,能留下来,是一种精神坚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