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滚动 :
当前位置 主页 > 信息动态 >

可能只是时候没到

  5月23日,中国一些新闻媒体相继报道了国家重大科学工程项目——“中国地震活动断层探测技术系统——大城市活动断层探测与地震危险性评价”。

  该项目耗资5亿元,历时近4年,对经济发达、人口密集的北京、乌鲁木齐、上海、天津、昆明、西安、兰州、银川、海口、广州、呼和浩特、沈阳、南京、太原、郑州、宁波、长春、西宁、拉萨、青岛等大城市的断层活动性和地震危险性进行了评估。在总共近130条断层中,定性为活动断裂的仅有26条,另外80多条原先认为活动断层的被改判为不活动或死断层。例如,被判了“死刑”的断层中,有北京的南苑-通州断裂和小汤山-东北旺断裂,天津市的天津断裂和沧东断裂,郑州市的老鸦陈断层等。

  《大城市活动断层探测与地震危险性评价》发表后, 一些地方媒体陆续发表了当地“不地震”的断言。例如:“天津:7级以上地震难发生”,“郑州相当长时间不会有地震”等。有文章称“断层活动性的排除,有效地减轻了大城市抗震设防的负担”。

  如果是活断层,设计建筑物时要避开,现在断层被判“死刑”,原先不能被建筑商开发盖楼的大片土地,又可以上市拍卖了,从而大大“提高城市的发展空间”,“有助于改善相应城市的投资环境,促进当地的经济大力发展”。另外,这些大城市的建筑设计标准、抗震标准也可以降低了,可以“节省与抗震设防相关的大量建设资金”了。其实,国家地震部门于2000年就提出“大城市活动断层探测与地震危险性评价”项目,经过3年多立项论证于2004年6月正式实施。该项目历时近4年,于2008年4月就顺利完成、验收结题。后因发生了汶川大地震和地震部门的“反思”,该“探测与评价”项目的相关宣传工作不得不搁浅。

  也就是说,这80多条断裂在2008年4月前就被有关专家判了“死刑”,当时被判“死刑”的断裂中还包括四川龙门山断裂带。2008年5月12日之前,作为“探测与评价”重大项目的一部分,成都市(都江堰、彭州都属成都市)有关专家也对其地区断层活动性和地震危险性进行过评估,结论是“龙门山不是一条地震活动断裂带”。

  在2008年之前的几年,龙门山地区从全国强震重点防范区的名单上被剔除,“低估龙门山断裂带地震危险性的重要原因是其低的GPS测量的滑动速率”,“不同时间尺度、不同方法的研究均表明,龙门山断裂带的滑动速率不到2-3毫米/年”。由于地震部门有关专家对地震断层的黏滑性质没有正确认识,错误地以为“断裂滑动速率低,其地震危险性也低”,“横跨龙门山GPS位移速率低,故构造活动性不强,地震危险性低”, 在2008年5月12日之前曾作为地震部门有关专家“重大的创新性研究成果”,在公开发表的数篇中英文论文中反复论述,获得过地震系统和国家有关部门的奖励,还写进有关专家的院士申请材料。

  “四川成都市和都江堰地区绝对不可能发生唐山那么大的地震,这是地震学界专家达成的一致共识,这里没有发生大地震的地质构造条件”。但从结果来看,中国某些地震专家的判断这回是错了。

  由于地震内部的“不可入性”、大地震的“非频发性”和地震成因机理的复杂性等因素,目前人类还不能有效、准确地鉴定出地下的断裂是死是活。

  断裂带上地震的复发间隔时间有长有短。有的断层,休眠成千上万年,人们以为它死了,其实它在“午休”(装死),积累能量,一觉醒来,会吓人一大跳。同一断裂带中的各条分支断层的活动性和表现方式也不一样,并不是每一次地震中,同一断裂带中每条分支断裂都要同时活动的,它们有时联手“作案”,有时彼此独立行事。

  例如,不能因为在汶川大地震中,四川省“宝兴-天全”断裂没有活动,就判断它一定是条死断层,它不是不动,可能只是时候没到。还有的断裂在地表之下深几百米甚至1-2公里都不留痕迹,哪怕发生地震了,也跟没有发生一样,不留蛛丝马迹,即下断上不断,这种叫盲断层,隐蔽发作起来是很凶的。有些断层尽管 “死”了,但死而复活,这叫构造活化、再活动或重新活动,在地质上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现代科学已经让天文学家看到数百亿光年之外的遥远天体,可是人类对于我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地球,花了12年才深入到12公里——苏联在克拉半岛打的一口科学钻井,也仅是一孔之见而已(直径才10厘米)。我们对地球内部实在了解得太少。所以,笔者以为,不要轻易给断层判“死刑”,断层“死亡证明”会让经济发达、人口密集、高楼林立的大城市的政府和民众放松抗震设防和对地震的警惕,尤其是在中国很多城市的建筑质量有提高空间的情况下。

  把房子建得结实些,最终受益的是人。人住在里面放心,自知它有抗震能力,即使地震来临,居民也可以自信从容地应对。即使无震无灾,这样的楼房也能经久耐用,其使用寿命大大提高。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