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滚动 :
当前位置 主页 > 信息动态 >

影响乡村旅游可持续发展

  今日,浙江日报第5版刊发了瑞安市委书记陈胜峰的调研文章《坚持项目为王 推进乡村振兴——瑞安市探索乡村振兴新路径调研报告》。下面,我们来听听瑞安市委书记陈胜峰是怎么说的——

  瑞安既有着“七山二水一分田”的自然资源禀赋,又兼具“千年古县”的丰富人文内涵,推进乡村振兴的基础比较扎实。我们认真贯彻落实省委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部署要求,积极对接温州西部生态休闲产业带建设,谋划实施了以“两带九片”为重点的乡村振兴示范项目建设,4月底首批358个乡村振兴项目集中开工或竣工,标志着乡村振兴战略在瑞安全面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前段时间,根据省委开展“大学习大调研大抓落实”活动和领导干部蹲点调研的要求,我先后蹲点调研了6个乡镇8个村,深入剖析瑞安中西部乡村振兴发展的情况,对贯彻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有了一些更深的思考。

  在调研中,我聚焦“两带九片”建设,重点察看了湖岭镇农副产品加工产业园、芳庄乡奇云大漂流项目、林川镇溪坦工艺礼品文化创意街区、曹村镇东岙村青莲广场及村民活动中心、平阳坑镇善源农业产业园、东源文化创业园,以及高楼镇宋村·颐庄文化休闲区招商项目、大水缸万亩茶叶联盟发展基地等项目。各项目发展态势良好,前景令人期待,初步探索出了瑞安乡村振兴的新路径新模式:

  一是“农旅振兴”模式。主要以农村风貌景观、农业生产活动和特色农产品为旅游吸引物,开发不同特色的主题旅游活动,满足游客体验农业、回归自然的休闲需求。比如,曹村镇东岙村西邻全省连片面积最大的天井垟粮食生产功能区,有着得天独厚的田园风光资源,正在打造青莲广场和村民中心,通过对莲子种植基地进行景观改造,吸引市民赏莲花、住农居、购农产,打响东岙莲子、东岙索面等乡土品牌。又如,芳庄乡奇云大漂流项目利用长约3公里的三十二溪下鸿雁峡段水资源,由民间资本和全乡31个村共同入股开发,项目一期有望于今年夏季投入运营。

  二是“产业振兴”模式。把建设美丽乡村与经营美丽乡村统一起来,发展美丽经济、特色产业,培育形成新的增长点。比如,平阳坑镇引导全镇22个村参股,组建了善康农产品供销平台,搭建了6个生产基地和8个战略合作基地,生产60余种优质绿色生态农产品,打开了农村土特产新销路,有望带动3000余人脱贫致富。又如,高楼镇“大水缸”万亩茶叶联盟发展基地,拥有茶农800多户,茶园总面积1.1万亩,形成种、产、研、销“四位一体”生产模式,并冠以“瑞安清明早”品牌销售,2017年产值超4000万元。

  三是“文化振兴”模式。通过注入生态文化、历史文化、民俗文化等元素,使古村落、民族村焕发时代新气息。比如,平阳坑镇东源木活字非遗文化创意园,依托木活字世界性文化品牌,打造国内首家以中国木活字印刷展示馆为核心、集展示和体验为一体的文化旅游观光园。又如,高楼镇上泽宋村·颐庄文化休闲区,具有典型宋代江南建筑风格,2017年9月入选第一批省级传统村落,是全国为数不多、保留完整的古村落,计划以“安缦村落”的理念,实现整村招商。再如,林川镇素有“中国工艺品之乡”之称,具有得天独厚的产业基础和文化资源,该镇溪坦工艺礼品文化创意街区列入省级文化创意街区创建试点,今年计划总投资2400万元,围绕“工艺品创意生态旅游观光”特色文化主题,全力推进23个项目建设,以“+文化”推动礼品产业转型升级,打造工艺礼品特色小镇。

  一是串点成线、镇村融合不足。打造乡村振兴示范项目,点上要有震撼力,串成线也要精彩。由于过去村庄没有系统规划,乡村的房屋修建和基础设施建设存在较大的随意性,乡村的乡土气息、自然氛围日渐淡薄,一些项目点可进入性差,沿线道路杂乱破损,周边设施老旧滞后。一些项目之间联系不紧密、整合不充分、资源不共享,还未真正“串点成线”,不能有效发挥集聚效应。

  二是文脉传承、特色发展不足。乡村之美,美在特色。但目前在推进乡村振兴过程中,一方面,外在亮点不够亮,一些乡村有新房没新村,有新村没新貌,建筑风格千篇一律,开发层次较低,没能做到特色开发;另一方面,内涵延伸不足,乡村背后的文化基因没有充分挖掘,特别是一些旅游项目品位还不够高、生命周期较短,游客的参与感、互动感、体验感不强,影响乡村旅游可持续发展。

  三是产业支撑、要素保障不足。乡村振兴,使农民致富是根本目的。瑞安经济薄弱村数量还不少,美丽乡村建设资金主要靠财政补助,农村自身产业发展相对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