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滚动 :
当前位置 主页 > 信息动态 >

富二代子女嫌太累不想接班

  我国的问题不是国进民退和国退民进问题,而是国企、民企共同做大蛋糕问题;不是零和博弈关系,而是双轮驱动关系。国企、民营并不是一方的收益必然意味着另一方的损失,双方收益和损失相加总和并不是为“零”,而是“1+1大于2”。民营不是要退出而是要加快发展;国企不是国家资本主义而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特色。我国经济是国企、民企共同发力的双轮驱动型经济。

  最近有一个怪论,说“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香港无线就这个话题在采访我的时候,居然还问出了更奇怪的问题:“是不是上层有意让某某人放风,中央的政策要变了?”

  当然我们的回答是否定的。实际上,我国政策向来都是支持和鼓励民营企业发展的。大大明确提出了“三个没有变”的判断:“非公有制经济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没有变,我们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方针政策没有变,我们致力于为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营造良好环境和提供更多机会的方针政策没有变。”同时,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是写入党章和宪法的基本经济制度。大大的讲话、党章和宪法,这可不是开得了玩笑的!

  民营经济不是处于国有经济协助的附庸地位,而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改革开放以来,民营经济在我国经济结构中所占的比重逐步扩大,开始发挥越来越广泛的作用。有个6789说法,民营经济贡献了60%+的税收、70%+的GDP、80%+的创新、90%+的就业。

  但是,当前国进民退现象确实比较突出。广东、深圳、浙江等民企民营资本最发达的地方,国资都在高歌行进。

  粗略统计,2018年以来,加起来就有20多家民营上市公司意图或正式加入“国家队”。国资方面,也是各式各样的都有。小到二三线城市区级国资委、财政局,大如大央企中信,甚至还有几个如舆情战略研究中心、国防大学政治部等等机构。

  这似乎和过去常见的企业混改有很大不同。原来我们的理解是,国企的内部人控制和效率低两个关键性BUG,已无法自身解决,必须通过引入混合所有制的改革来解决。

  我国允许国内民间资本和外资参股国有企业改组改革,即混合所有制经济改革。2017年8月,中国联通混改试点方案落地,明确引入BAT、京东、中国人寿601628)等民企战略投资者,成为近年来民企参股国企的标志性混改事件。

  混改的另一个形式——国资入股民营企业,却一直以来比较谨慎。2014年9月30日,隆平高科000998)宣布引入中信集团。2016年1月,中信集团正式成为隆平高科实际控制人,最终控制人则是财政部。不过,如今这些争当“国家队”的上市公司,却并非全都像隆平高科这样属于优质资源被整合,半数以上民营公司存在债务危机、股权质押爆仓等各种违约问题,引入国资救急。

  个中缘由是什么?很复杂。我们认为,最主要原因当然还是经济不景气,挣不着钱。

  事实上,随着经济下行,营商环境恶化,许多民企在死亡线上挣扎。最近民间投资增速迅速下滑,就说明了这个问题。民企是最接市场地气的。商业周期处于低位,创新空间枯竭,税收及各种负担繁重,融资又有偏见,等等,这些也都是制约民企发展的因素。

  其次,民企正处交接班时期,富二代子女嫌太累不想接班。也有一些是民企没有许可证等准入条件、必须引入国资才行,等等。

  有人形象说2018年的关键词是“老板别哭”,说要善待您的老板,因为您幸苦一年,还能拿到工资和福利,老板比您幸苦多了,有可能一个字拿不到,还要倒贴!

  再有,在反腐倡廉背景下,政府项目更倾向于给国企,给民企有时说不清楚,所以国企的发展空间也大了起来。国资,尤其是中央国资,2016-2018年利润增长突出,家底厚了。民企搭国企的车有的搭了。

  我们认为,民企搭国家队的车,这是个不好的现象,尽管民企遇到很大困难。民企还是要通过自身努力自救。当然,我国政策还是要为企业创造宽松的发展环境,如减税降费等;还最起码要给国企、民企一视同仁的政策,如融资公平等!

  实际上,最近中央的政策更是加大了发展民营企业和民营经济发展的力度。国务院多次会议,包括部署在全国有序推开“证照分离”改革,决定再压减生产许可证并简化审批,通过降税减费减轻企业负担,通过定向降准给中小微企业输送活力,部署加大关键领域和薄弱环节有效投资,确定促进外贸增长和通关便利化的措施……目的就是解决民营投资放缓、经营压力、市场机会、市场环境等问题,释放民营企业活力。

  近日,国务院领导接连为民营经济发声:9月1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