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滚动 :
当前位置 主页 > 信息动态 >

V神:过去一年ICO非常混乱变成了零和博

  从理论上而言,区块链上所发生的投票,都应该是透明的。其实我们可以贿赂参与者,获得更多的投票机会。如果要阻止这种攻击,就需要让任何人没有办法向别人证明自己是怎么投票的。

  在过去一年间,有一些ICO,它们的机制、组织非常混乱,最后变成了一个零和博弈游戏,他们会收很多交易费。区块链的目的是使得世界变得更加开放、更加透明,而不是去消耗美元以及其他资源。

  2018年9月11日上午,以太坊创始人、万向区块链实验室首席科学家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在由万向区块链实验室主办、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指导的第四届区块链全球峰会上说,区块链机制设计是一个快速膨胀的领域,他介绍了区块链区块链机制设计的6个新方案。Vitalik Buterin表示,区块链面临矿工或者验证者的操纵、隐私泄露、女巫攻击、共谋等四大挑战,他介绍一些解决方案应对这些挑战。以下为Vitalik Buterin演讲全文:

  所谓机制就是一些不同的人参与到一个事件中,不同的人会做出不同的决定,这个决定最终会影响资源的分配。机制存在已久,越来越多的人对区块链的机制非常感兴趣,也包括脱离区块链的其他机制,在这两个区域有着非常不错的协同效应。

  区块链跟机制结合,这里列出来许多不同的例子:首先是投票,可以是总统选举投票,区块链内的投票,企业内部的投票;还有就是拍卖、市场、交易所(包括去中心化的交易所, 最近是一个很热的话题);还有域名体系,如以太坊的域名服务可以被看作是一种机制,因为在域名的服务中,会有一些不同的机制内容牵涉进来。

  我刚刚提到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感兴趣,把机制设计的概念更广泛地应用到社会中。“市场”已经存在了许多年,但是在过去50年到100年间,我们所思考的就是如何建立更好的机制,有更好的管理,使得这个机制有更好的特性。我们可以通过“市场”这个机制来分配商品,或者对于公共产品的生产和制造进行激励和惩罚,最终实现社会的公平。当然也可以被用于协调人们不同的行为。

  这里是一些新的想法,首先是“自由激进”的分配机制。我跟大家分享一本叫《激进市场》(《Radical Markets》,Eric Posner和Glen Weyl共同编写)的书。在“自由激进”分配机制的理念下,我们希望可以通过技术,以及机制,来实现社会的公平和公正。

  二次方投票(Quadratic voting)是对现有的投票机制的一些延展,民众可以使用货币购买选票,而且数量不设上限。因为每一个人的力量都是非常渺小的,如果让他们自己来支付项目的成本,会比较困难。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设立了这样一些机制,依赖于政府、企业以及其他机构,来实现一种“自由激进”的资源分配机制。假设有一些投资项目,通常情况下会有政府或者一些慈善机构,进行融资。在这种情况下,所要思考的就是如何实现“自由激进”的资源分配机制,使用一些特殊的方程,对不同人的捐款进行不同的分配。

  还有哈伯格税,在一些市场和交易所,通过哈伯格税的方式,可以使得它们的流程更加高效。

  频繁批量拍卖在拍卖领域非常感兴趣,现在金融市场也有这样的问题,由于金融市场是中心化的,所以会有不同的参与者,发送订单或者取消订单,产生许多问题。比如有些人会花很多钱进行购买,所以我们希望通过的机制减少取消、撤销订单的行为,这会涉及到很多资源,每年都会有几百万美金在这个环节中被浪费,但通过频繁批量拍卖的方式,可以解决这样的问题。

  还有其他的新方案,包括组合拍卖,使得基于两种或者两种以上的资产拍卖变得更加高效;另外是自动做市商。

  所有这些新的想法,都是最近在区块链或者区块链之外的一些领域提出来的。人们比较关注机制建立之后的可信性是什么样的,那么区块链如何帮助我们解决机制可信性的问题呢?比如有一个机制,可以是一个交易所,拍卖,投票机制等等,我们面临的问题是需要信赖中间方,来确保实施机制的过程中是有效的。但是现行的机制效率不高,中间方有些时候会作弊、会欺骗,产生很大的信任问题。V神:过去一年ICO非常混乱变成了零和博弈游戏比如说在机制上有一个中央服务器,对于中央提供商而言,有很大的机会进行欺骗。当欺骗发生的时候,我们甚至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欺骗,这是机制的可信性。

  过去3年,大家更关注基于区块链的ICO,我觉得关注太多了。还可以思考一些其他的模式,来使用区块链。因为在这样的应用。

相关文章